您好!欢迎访问门窗网!

如果可以爱(如果可以爱米兰的结局是什么)

知道知识 43℃ 0

我们知道,经过文艺复兴洗礼的欧洲在科学艺术人文宗教等等方面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推动着社会进入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局面,这剧烈的变革给那个时代的人的思想造成了强烈的冲击,为他们对自己生存状态的认知注入了崭新的因素,丰富了他们的幻想,并使许多被命运垂青被赋予了各种才能的人将之作为理想的目标付诸于实践。

  

  在佛罗伦萨就有这样一个青年,正是最好的年华,因为对文学的酷爱并深受【神曲】、【十日谈】这类作品的熏陶,使他立志要写出一部能流传于世的作品,延续前人在人文领域散发的光芒。这个青年名叫西蒙蒂,出身名门,从博洛尼亚完成学业后回到了家乡,他不屑于与那些衣食无忧却游手好闲自甘堕落的贵族子弟为伍,每天将大部分的时间用来阅读和写作,过着深入简出隐士般的生活,但这不会压抑他对生活的憧憬和对爱情的渴望,却使他胸中日益炽烈的青春之火愈发修炼得深沉而纯净。随着年龄一年年增长,家人便劝他多出去走动,参加一些贵族们经常用来消遣时光的的宴请和舞会,或许能遇到可心的人儿,缘分的花总是漂载于流动的水上,他接受了这个建议。

  

  不久,拉巴斯伯爵要举办为妻子伊芙娜庆祝芳辰的生日舞会,西蒙蒂也在被邀请之列。到了那一天,当西蒙蒂出现在伯爵府邸的宴会大厅时,立刻吸引了许多小姐和女士的关注。他有着姑娘般俊俏的脸庞,身材挺拔秀逸,神态儒雅又隐含了一些羞涩,他的目光是那么明亮,如一泓秋水在姑娘们心中铺展开来,引发了脉脉的钟情,因而窃窃的私语、轻声的叹息这些围绕他的议论,宛如角落里生成的蜂蝶在四面八方闪动着翅膀向他遥遥飞来,他在大厅的一隅找到了一个能存身的地方,一幅幅陌生的面容使他感到孤单又有些落寞。

  

  这时轻柔的音乐声响起,人群中起了一阵浪潮般的波动又迅速归于平息,所有把人把目光投向一个方向。那旋转而下的楼梯上,顺着两侧雕花栏杆相夹的大理石的台阶,伯爵挽着他的妻子缓缓走下,一边向开始礼节性鼓掌的人们含笑点头致意。这是西蒙蒂第一次看到伯爵夫人,她与已经逐渐衰老的伯爵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不仅生得千娇百媚,装扮又是那么的雍容华贵,真是仪态万方,宛如一朵盛开的百合。她穿着白色丝质的长裙,身材丰腴窈窕,胸前裸露着洁莹的肌肤在珠宝的辉映下令人眼花缭乱,她的笑容是那样的亲切,玫瑰花般的腮边现出深深的酒窝,举止又是那样的轻柔洒脱,宛如临风舞蹈的仙子,西蒙蒂被深深吸引了,被磁石一样的伯爵夫人牢牢吸引住,周边一切的人和陈设消失在他的意识之外,甚至包括他自己。他的眼里只有伊芙娜,她光彩夺目,照亮了他的生命。

  

  这是爱情的圣光,在这光芒里伊芙娜俨然女神一样,使人的爱念里满怀了崇敬,自然会产生作为凡夫俗子的深深的自卑,这就是在爱情之火中痛苦煎熬的开始,渴望着像奴隶一样跪在她的裙下去亲吻她经过的每一寸土地,又担忧着自己的言行亵渎冒犯了她,不得以垂下喷火的眼眸,整个心脏却充满了她,像气球一样无休止地膨胀着,几乎到了要爆裂的边缘,为了缓解这种痛苦,又会向她投以偷窥般的一瞥,却发现与她咫尺天涯,似乎永远可望而不可及,这种感觉让人瞬间万念俱灰,被蒸腾的欲火无限提升的体温迅速滑向冰点的深渊,这生理上的刺激会电闪一样击穿大脑的思维层,接下来他似乎成了一个木头人,甘醇的酒和精美的食物都失去了滋味,他呆呆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垂着头像在思考,伊芙娜那一刻的光芒已深深烙在他的脑海里,人们已经开始翩翩起舞,一些姑娘在心中悄悄惋惜他那痴呆的样子。回到家中的西蒙蒂延续着他的萎靡不振,家人都以为他病了,请来的医生又查不出他明显的患症,猜测也许是写作伤了神,只得让他多多休息。这次偶然的事件发生在秋天,秋天正是伤情的季节,在不幸的脚步蹒跚着跨越漫漫寒冬后,他才逐渐好转起来,也许是春天萌动的生机为他注入了自我修复的动力。

  

  作为成年人,我想大部分的人必不可免地经历过爱情的磨折,那是代表青春的一个特有的符号,也是青春梦幻曲里一声低沉凄婉的叹息。但并不是所有的人会因之病入膏盲,自然界创造了人这一性灵,却赋予了他们资质不同的感性,敏锐的人会被自然所钟爱,用最充足的灵秀去喂养他们,造成他们对纯粹的事物,也就是天性而成的美善专注而执拗,因为他们是善于探索和挖掘的。他们的收获因矛盾的存在往往形成极端的两个结果,或是获得极大的幸福,或是陷入深层的悲哀,宛如被文学形式表述的精华-----感天动地。

  

  西蒙蒂就是这样的青年,他在本故事里要不可避免地遭受这样的境遇。精神上的恢复使脑海里曾经被痛粉碎的影像又重新拼合清晰起来,“伊芙娜',西蒙蒂虚弱地呻唤着这个名字,他的思想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脆弱不堪的的身体已不能承受再次的情感上的剧烈波动。但这种努力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刻意的回避只能加重情感的积郁,好像关闭了疏导的大门。他尝试着回到以往有序的生活中,伊芙娜的魅影却无时无刻都在介入,侵扰着他,使他不能安下心来去做任何一件事,他烦躁不堪,痛苦不已。终于爆发的情绪冲破了理性的防线,他提起笔来,想着伊芙娜美丽的面容,将心中炽热的情话倾泻而出,涂满了一张又一张的稿纸,在其中他捧出了所有的情怀,表白对她细腻而丰富的情感,以及一切因之带来的不得释放的痛苦。

  

  倾诉已毕,心中为之一畅,但接下来他试图冷静地考虑该怎样把这封信传递给伯爵夫人时,纠结的情绪又重新锁住了他。在当时那个基督为道德规范的社会里,西蒙蒂却是个无神论者,这并不代表他是个没有信仰的人,相反他的信仰更纯粹,更不怀有生前和死后的目的。他的学识他的修养和他对现实社会的认知与评判,使他形成了一套贴合自己个性的我们姑且称之为一种朴素的道德观,在这个信仰理念里,他毫不怀疑地信奉眼睛所看到的自然界中一切美善的事物,虚无的神秘被他看做是谎言和欺骗,是所有可耻行径的根源,并且那所谓的神学论中种种自相矛盾的难以自圆其说的论述,使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蹩脚演员的表演,或是一个滑稽的小丑,它总是将自己修饰的道貌岸然,妄图凌驾于自然之上,却又总是陷入卑劣的世俗之中,它对人性的压榨使它充满了邪恶的性质,它又是伪善的,善于乔装改扮的,像是为了顺应社会潮流不得不做出妥协的政治集团,因此人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从来都是人在推动社会上的一切文明的进步,当然就包括宗教,固有的宗教始终落后于人类思想机器的转动齿轮,总是在人类的辩论甚至血腥的冲突中逐渐改善,所以真正的信仰就是不被固有的成见束缚,在不断探索真理中去解决矛盾。矛盾是永远存在的,矛盾是客观的唯物的,宗教的根本谬误就在于以为它的存在就解决了一切的问题,这正是历史上许多悲剧事件发生的根源。西蒙蒂相信爱情的纯洁,他从不回避赋予人性的这一机能,但他认为任何事都需辩证地处理,不至于趋向极端而导致错误。

  

  对一个有夫之妇的爱情是难免存在的,这并不代表因为爱情的纯洁就可以为了一私之利,就可以蛊惑妇人的忠贞,肢解一个家庭的幸福。西蒙蒂陷入矛盾之中,他左思右想,难以释怀,渐渐他的理性占据了上风,制止了他将采取的行为。似乎世界上总有一些让人思考不清难下定论却亟待想解决的事情,姑且回避它,就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吧。西蒙蒂很少饮酒,他需要一个清醒的思想状态去从事他所钟爱的学习和文学创作,但今晚他醉得一塌糊涂。

  

  梦曾被无数人以不同方式阐述过它质量的有无,梦与现实的联系究竟存在哪些微妙的因素,梦是否是一种寓言,是否是异次元的真实履行?梦或许是一种恩惠,也或许是一种启迪,梦是人心灵的多棱镜。那花园里春花烂漫,淡淡的蓝空以悠然的胸怀拥抱着它,阳光是倾泻的碎金,让人感受到时光的珍贵,激励人们去把握青春的机遇。我为什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呢?西蒙蒂梦幻般地猜想着,但他的心是宁静的,一种潜在的启示悄悄填充着他心里,于是他脚下的每一步都像在寻觅心灵的缺失,他是耐心的,又小心翼翼的,像是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做一个缓冲的准备。

  

  噢!那可爱的人儿出现了,宛如繁花中衍生的仙女,她金色的长发上戴着一顶现编的花冠,她双手在两侧稍稍提起那白纱的长裙,绣鞋上不可避免地沾满了露水,她带着一点顽皮小女孩的狼狈又不失袅娜的风姿,匆匆地要回到碎石的甬路上,这样只顾低头行进的她冲进了一个痴人的怀里。她吃惊地抬起头,用烟雨般的美眸望着他问:你是谁呢?怎么会在这里?没有回答,一时的沉默,她审视着他年轻的脸庞,依稀的熟悉又难以回顾,但这年轻人儿凝望着她的深邃的眼中涌出了两行眼泪,像汩汩的泉水喷涌不止,她的心悸动了一下,感受到他有许多的迫切要说的话。然而西蒙蒂终于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儿,一时千言万语哽在喉头,只是哭个不停用眼泪来宣泄,后来他看到她湛蓝的大眼睛里宁静祥和透着能容纳一切的深情,这让他镇定下来并鼓足了勇气:我是爱您的西蒙蒂,我和您只一面之缘,但爱情慑住了我的身心,我摆脱不掉它日夜的纠缠,我来祈求您的慈悯。说着他便跪在了她的脚下,仰起头来用依然湿润但变得晶亮的眼睛望着她继续说:可爱的伊芙娜,我爱您的花容,我爱您的仪态,您所具有的一切像火灼烧着我的肉体,如果得不到您的抚慰我愿即时死去,因为活着就要遭受炼狱的痛苦。请恩赐于我吧,让我拥抱您妖娆的身体,让我亲吻您花瓣一样的嘴唇,我会用尽我的温存和激情来表达我的爱。。。

  

  西蒙蒂俊美的脸庞加上痴情的话语深深打动了伊芙娜,未等他说完,伊芙娜已按捺不住将他扶了起来,一边说道:可怜的人儿,让你遭受这样的痛苦,都是我不知道的呀。如此亲近的接触,她仪容的光彩,吐气的幽兰,甜醉如甘醴又温情绵软,使人迫不及待地要深陷进去,将灵魂和肉体投入到那臻情之境。西蒙蒂紧紧拥抱住伊芙娜,用缠绕的手臂,用贴紧的胸膛,用火热的小腹,伊芙娜在这拥抱里像海绵一样被收紧了一端另一部分又膨胀出来,紧接着令人窒息的亲吻吸痛了她的嘴唇,令人酥软的抚摸降服了她的肉体,伊芙娜在这粘稠的情火中努力挣扎出一些空隙,将唇凑到西蒙蒂的耳边呢喃道:到花室去。

  

  花室在繁花的笼罩之中,清雅幽秘,原是锁沁香而熏衣的伊芙娜的更衣之地,此时春光旖旎,春情如潮,华容玉体相偎相交,痴情的话儿,千遍万遍,海誓山盟,千重万重,流连不尽的亲吻,缠绵不够的温存,这是火热的爱情,这是甜美的春梦,但梦醒来是不是一场空呢?西蒙蒂睁开了眼眸,似乎灵魂刚刚潜回了卧榻,积郁的情孽消失得无影无踪,畅快淋漓的身体像饱蘸春雨的树木,一切枝条都舒展开来,甜美的余韵尚在,思绪在现实与梦幻的疑虑中徘徊。

  

  梦中的春色依然历历在目,心爱的人儿在怀脂腻香滑,难道春去不复归,惆怅还会像去年的秋天再次萦绕?可谁能握住梦的影子,让它成为阳光下的影像,清晰而逼真地贴在墙壁上呢?毕竟爱神垂怜了西蒙蒂,陷他于水火又拯救了他,并不肯轻易将他抛弃,当星星点亮了天幕,当西蒙蒂心怀忐忑又一意孤行地去追逐梦影时,他又遇到了伊芙娜,还是在曾经的地方,像是一个默契的约定。相爱的两个人儿依然一触即燃,但更多了一些诗意的从容,这心意相通的共同营造让爱情提前进入到那舒心愉悦又安宁的境界,灵与肉完全交融在一起,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一句显然是从中国的古诗中偷来的】密不可分了。

  

  此后西蒙蒂夜夜奔赴梦的约会,那梦中的爱情像优美的小夜曲轻柔悠长,融进时光里,与天地同老。我们不否认拉巴斯伯爵是爱他的妻子的,甚至视若珍宝一般,但他在给予妻子富足的物质生活之后,对于夫妻间那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感到力不从心了,他却从未后悔过娶了这位如花似玉的娇娘,许多男人就是胃口大肚量小。伊芙娜正处于全盛的花期,蓬勃的玉体渴求着丰足的甘露,伯爵先生在性机能这一方面是衰退了,但他的老谋深算却在与日俱增,他经常以贞良贤淑教诲妻子,并打起教会惯用的节欲这一旗帜,告诉她灵魂升天后的天堂是如何的美妙,红尘弥漫的人世间是对人最好的一种考量,节制与修行是通往天堂的唯一途径,懵懂的妻子接受了他的理论,但在心灵的深处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厌烦的滋味。

  

  自从在梦中与西蒙蒂开始幽会之后,一种人性的灵光照亮了她逐渐晦暗的思想,她巧妙地利用了丈夫对她的训导,以之为借口和丈夫分床,安享那梦中的艳遇,所以处于偷情中的女人总是善于思考和聪慧的,只有在伯爵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几次主动求欢时,少不得敷衍一番。伊芙娜全身心地爱上了那个梦中的青年,他俊美而雄健,体贴又多情,引领她进入那无尚的快乐之中,她只知道对天堂空洞的描绘,而她正经历的感觉要比天堂好上何止千百倍,于是她将那些清规戒律完全抛到九霄云外,对那以神秘状态存在的至高无上的神轻蔑有加,因为她觉得全能的神不该干预正是祂赋予人类的这一神奇的灵性。但在一天的夜晚,伯爵感到了寂寞,虽然碍于自己设置的障碍,而冲突的兽性总是难以按捺的,他厚着脸皮进入了妻子的房间,当他悄悄掀开妻子的帷帐,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只见妻子赤裸着美玉无瑕的身体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嘴里喃喃自语像在做梦一样,不觉脑筋急转,对人总是存在的疑心让他想到妻子难道与人偷情,在等什么人吗?难怪这些日子里她不像以前那样总是贪婪无厌地纠缠自己。血涌上了伯爵的头颅,羞恨之感让他浑身发抖,但老成持重的伯爵很快使自己镇定下来,这毕竟是一件影响名誉的事,莽撞行事也许会带来不堪的后果,或许是一场误会呢?于是他把耳朵凑在酣睡的妻子的嘴边,极力地想听清她在呓语些什么,但她的梦呓细若游丝,只勉强听到西蒙蒂这个词。

  

  他退出了妻子的帷帐,窗外月色朦胧,房间里黯淡的角落放着一把椅子,他在那里坐了下来,他想亲手抓住这个前来偷情的人,他有能力自行处理掉这件事。他一边坐等,一边想着西蒙蒂分明是个男人的名字,他在脑子里开始梳理这个依稀熟识的名字,和一张张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相识的面孔来对照,突然他想起了一个人,难道是他?可想而知伯爵空守了一夜,在黎明到来前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想好了应对的方略。一大早他就唤来了他的心腹人,一个忠实的猎犬和帮凶,许与这个人重金,吩咐他每个晚上守在西蒙蒂的府外,直到他走出家门,然后尾随着他,寻一个隐秘的地方将他结果掉。伯爵并不告知他做这件事的缘由,只让他照办就是,野蛮的人唯利是图,从不在良知和道义上费周折,心腹人受计而去。

  

  伯爵满怀期待又不露声色地等待着那个令他快慰的时刻,每日里他对妻子察言观色,暗窥她的行踪,却总是发现异常而抓不到把柄。一个星期后,心腹人带着不能得逞的焦躁来禀报他说:那个人晚上从不离开家门一步,白天也多在花园里读书或在书房里写字,偶尔出门只是买些书籍纸张很快就回来了。伯爵听说后产生了满腹的狐疑,难道是自己的判断有误吗?但分明妻子是可疑的,因为不止一次从她的梦中听到西蒙蒂这个名字,这让伯爵百思不得其解。一次伯爵去拜会本城的主教,他们是一对勾结在一起的狐朋狗友,他们都深赞对方的晋身经历和发家史,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相同的。在单独相处时,主教向他透露了最近的一件用于敛财的私密事。原来以前城里死了一个青年,他是一个没落的贵族,浪荡公子,用吃喝嫖赌花光了仅有的家底,后来又欠下了高利贷,想要逃亡时被人杀死在城外,弃尸荒郊,至骸骨露野。谁想到他的灵魂竟然找到了归宿,因为他无所不为,在适合他的领域竟是个出众的人才,那个领域将一些灵验化施于他,使他的白骨直立行走起来,善良的人们或见或闻都惊恐万端,一丘之貉的主教通晓内幕,便借机将他的骸骨安置于教堂内,并重新编织了他的前生,把他说成是一个道德高尚的苦修者,广施大众,自己却落得无尺寸之地,死后自然成了一名圣徒,直立的骸骨就是他显示的神迹。

  

如果可以爱(如果可以爱米兰的结局是什么)

  人们都很轻信这个戴着虚伪面具的主教,纷纷来到教堂瞻仰那盛放在水晶棺里的所谓的圣躯,祈求平安和福禄,圣徒趁机施展摄魂术,令善男信女们痴迷不堪,因而功德箱里每天都盛满了钱币,主教发了大财,圣徒也在他的领域里如鱼得水,据说若能受到充足的供奉,转世就会成为世袭的贵族,由此可知上层建筑为什么总是腐朽不堪的。伯爵听了主教的话,联想到妻子奇异的表现,便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说给主教,请求他的帮助。主教想了想然后说可以让圣徒进到他妻子的梦里,那么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伯爵怎样感谢主教姑且不提,只说圣徒领了法旨,在当天晚上就潜入伊芙娜的卧房,待她的灵魂出窍后,悄悄尾随其后,至花园里,就见伊芙娜翘首以盼,不一会儿西蒙蒂的灵魂也到了,他们携手进入了花室。圣徒急忙回报给了主教和在那里守候的伯爵,伯爵心想虽然他们只是灵魂上的交往,伊芙娜的贞洁毕竟受到了玷污,只有消灭西蒙蒂的肉体才能解心中之恨。于是伯爵连夜派出了他的心腹人将酣睡的西蒙蒂杀死在床上,并纵火焚烧了那间花室。

  

  半夜里,伊芙娜被噩梦惊醒,今晚的梦不似以往旖旎的春梦,却梦到了满身血污的西蒙蒂和熊熊燃烧的大火,惊魂未定之时,就听到外面嘈杂的人声,伊芙娜急忙穿衣来到外面,看到花室已被烧成灰烬,人们都在提水救着余火,她忽然看到丈夫就站在一旁向她露出狰狞的笑。伊芙娜瞬间明了了一切,她不动声色地回到了卧房,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静静地躺在床上,突然一口血从嘴里喷出,她便溘然长逝了,原来西蒙蒂的死已使她痛断了肝肠。我想她的灵魂必定追逐西蒙蒂去了,在那个世界里他们的灵魂相依相伴,延续他们纯粹精神上的相爱,天荒地老。


二皇子撕下了羊皮,范闲遭遇围攻,被言冰云一剑刺穿腹部。

可以取名谢必安吗

  • 搜索除了用百度,还有这些更精确的搜索网站可以帮忙

    可以用的网站(可以用的网站21年)

  •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