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门窗网!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安然

行业行情 58℃ 0

若要拿于枫来对比,安然就是个渣渣女!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她从来不拒绝于枫的关心和帮助,偶尔还会对热情的于枫投以羞涩的一笑,这笑便是勾魂的链锁,让于枫觉得,他在安然的心里多少是有点位置的。于是,于枫便会加倍的对安然好。安然心安理得的接受于枫的忙前忙后,对他的帮助回报以浅浅的微笑,回头却把热烈的初吻给了齐啸。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齐秦演唱会结束后,冒着大雪来接她的是絮絮叨叨怕她冻着的于枫。让安然心花怒放心心念念记着的,是那个给了她一张演唱会门票的陌生台湾人齐啸。

安然好像从来没有明确的拒绝过于枫,于枫的对安然的心昭然若揭,安然就那么不言不语,看上去也没有内疚或者抱歉,仿佛于枫所做的一切都很自然且理所应当。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毕业了安然想要留在北京,她焦急却没有行动,就连去老师家拜访探探口风,也是闺蜜瑶瑶帮她开口问的。而于枫则跑去招聘会现场,收集了一大堆适合安然的留京单位招聘资料,还为了她做那本才华横溢的《安然的路》,直接叩开了留京单位的大门。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安然所谓的才女身份,有多少是于枫默默的付出呢?

《大约在冬季》安然和齐啸的爱情美丽又充满了遗憾。那于枫呢,一个默默付出又无比包容的好男孩儿,他凭什么就应该是被忽略和遗忘的那一个!

于枫是安然冬日里的暖宝宝,热烈的温暖,可以贴在安然需要他的任何地方。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于枫这样的(备胎)男朋友,用暖男都不足以形容出他的好,他比安然的爸比还要贴心,就像是她随时可以停靠的港湾。他对安然是小心翼翼的宠溺,唯恐惹女神不开心,单恋是件很煎熬的事,爱到最深处就会变的卑微。

于枫周到的为安然策划她的工作,事业该如何的发展。看上去好像是瑶瑶和安然两闺蜜的合作,若不是于枫温和的劝慰、鼓励和支持,以才女自居清高的安然,能靠她的任性成为灼手可热的女主持吗?而当安然和台湾摄影师齐啸陷入热恋的时候,林枫便自动隐退了。不晓得他是躲在角落里伤怀,还是默默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在爱情里笑的花枝乱颤!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我在想:于枫到底是在安然面前没有自信?还是他太爱这个女孩,爱到任她恣意妄为丝毫不在乎自己的付出?爱到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安然,没有自己?

安然她怎么可以如此心怀坦荡的一边享受着于枫对她的好,一边又酣畅淋漓的尽情追求自己的爱情!

于枫所追求的爱情……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再次从齐啸那里失恋的安然,身心俱伤。大暖男于枫下厨为受了情伤的女孩煲了靓汤(三观碎了,于枫怎么可以爱的这样没骨气),这次他终于鼓起勇气求婚了。于枫等着安然回复时的眼神真诚、惶恐、紧张,他是怕拒绝?还是怕心爱的女孩会再次离开?

我以为安然会不答应,毕竟她刚从齐啸那里受了情伤,她不是一直都忽视于枫的付出吗!哈……,好失望,安然居然答应了于枫,“渣女”我心里骂了一句。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安然是觉得和齐啸情缘已尽了,而于枫一直都守在她的身旁,任何时候她只要一回头于枫都会在那里。她心里的爱情已经远去了,那就嫁给一个爱她的人吧,享受他愿意为她做的一切。

于枫这样优秀的男孩子,即使不娶安然,也会有别的女孩子喜欢。可他还是一厢情愿的选择了他喜欢的女孩子,甚至都不在乎对方是否爱他。唉……,这样的爱情,好没意思。

让安然一次次伤怀的是齐啸,让她痛哭流涕的也是齐啸,为什么每次齐啸把安然甩掉之后,来收拾残局安抚安然的都是于枫!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安然欠于枫的,这辈子也还不上了。

我很不理解安然的冷漠和沧桑来自于哪里?是因为和齐啸的爱情吗?既然选择了嫁给于枫,为什么不开开心心的生活?于枫想要的一定不是现在这样冷冰冰没有感情的安然,他喜欢的是那个纯真的爱笑的女孩儿。

小念说:爸爸死的时候,妈妈也这样,没掉一滴泪。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于枫死于癌症。他病入膏肓时深情的望着身边的安然,安然抱着他表情却很疏离。倘若于枫当初没有娶安然,而是遇到了位情投意合的姑娘,会不会过得要快乐很多?

安然很清楚知道自己不爱于枫,可还是选择嫁给于枫(他的确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安然的冷漠脸是从什么时候板起来的?从小念的言辞中可以推断出,已经时日已久了。那她就是一边在利用于枫,享受着于枫细心的关怀和体贴,一边缅怀着自己失去的爱情!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我一点儿也不想对女主下这个结论,可是她对于枫的态度和所作的一起,印证了她就是个婚姻里的渣女!她霸占了于枫,让他失去了享受被爱的机会和快乐!

《大约在冬季》温暖的备胎于枫,安然欠下的这辈子还能还上吗?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